當前位置: 首頁 > 浙江文化藝術 > 浙江舞蹈 > 
浙江舞蹈源遠流長。1973年考古學家在浙江余姚河姆渡發掘有一百三十九支骨哨,其中有一支長十釐米,橫開六個音孔。還有一個吹孔的陶塤。在這裡骨嗩、陶塤已不僅僅作為勞動或狩獵的信號,由於產生了簡單的音調因而已成為原始樂舞中草創的吹奏樂器了。從樂舞同源說推測,距今七千年河姆渡文化遺存之多孔骨哨與吹孔陶塤應是古越這塊文化沃土上樂舞文化的最早實證。而乞今為止,關於古越舞蹈較為形象的,最早的文字記載當數"祭防風氏舞"了。
  在先秦諸多文獻史料中,記載防風的事跡在《國語·魯語下》間有見,書中借仲尼之口:"吳子使來好聘,且問之仲尼曰……'敢問骨何為大?'仲尼曰:'丘聞之:昔禹致群神于會稽之以,防風氏後至,禹殺而戳之,其骨節專車。此為大矣。'……客曰:'防風何守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分悗v咭玻_�'"三國時,吳國韋昭給《國語》作注有:"封,封山;?罰�?飛健=裨諼飪び臘蠶匾病�"永安縣,西晉太康元年改為武康縣,今屬浙江德清縣。南朝梁·任?P以掇拾古代筆記、小說而成的《述異記》卷上則曰:"昔禹會?T山,執玉帛者萬國。防風氏後至,禹誅之,其長三丈,其骨頭專車。今南中有姓防風氏,即其後也,皆長大。越俗,祭防風神,奏防風古樂,截竹長三尺,吹之如嗥,三人披發而舞。
  任?P所述之情景結合其他文獻分析,至少可以說明此舞歷史悠遠,並在南朝越地已相沿成俗了。從中也透示了舞蹈的大概人文內涵與風格形式:在越地,那些身體較為魁梧高大的防風氏族群的後裔,于祭奠防風王的傳統習俗中,截取了約三尺左右竹制而成的樂器,吹奏起流傳許多年代的音調,那如狼在嗥的聲音悲涼而又險森,有三個人披著頭髮跳起了舞蹈,憂怨中透出狂野,粗獷間包蘊著古仆。
  作為奴隸制政治和經濟的反映,而不可避免地與祭祀祖先、神靈、英雄崇拜相結合的樂舞在浙江其他地方亦有跡可辨,如金華市磐安縣深澤鄉金溝遺址出土的商周樂器青銅鐃,為祭祀所用,也為激勵土氣宴享功臣時的打擊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