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化動態 > 浙江文化 > 

從“盆景”到“風景” 婺城“村晚”為鄉村振興注入文化動能

來源:金華日報 作者:童闐韜   2018-03-14 09:06:48   【

  今年春節期間,婺城區共舉辦了60多臺鄉村春晚,其中有37台特色鄉村春晚、16台文化走親鄉村春晚,活動場次超百場。

  從去年舉辦零星幾臺晚會的“盆景”,到今年舉行百餘場大小不一的活動,這些充滿鄉土氣息的晚會成了婺城文化過年的“風景”,用文化的力量助推婺城區實現鄉村振興。

  主旋律融入鄉村節目

  今年是市區全域禁燃煙花爆竹的第一年,文化禮堂中為即將到來的“村晚”進行忙碌的排練成了婺城農村群眾在準備各類年貨之外的頭等大事。雖然沒有了爆竹聲,但是婺城農村中過年氛圍似乎比往年更濃。

  2月12日晚上,婺城區塔石鄉上陽村文化禮堂內座無虛席,隨著歡快、熱鬧的婺劇《花頭臺》鼓樂聲開場後,一台“村晚”在這裡上演。雖然沒有華麗的舞臺,也沒有明星助陣,但整個禮堂堣H氣爆棚,熱烈的掌聲時常穿透夜空,傳向遠方。

  臺上演得熱火朝天,台下看得聚精會神,表演雖然並不專業,但非常接地氣,不時響起的熱烈掌聲把現場的氣氛一次次推向高潮……在這次的春晚節目中,《酒後駕車害處多》《十九大精神放光芒》《歌唱祖國》等主旋律節目佔了很大比例。村支書項忠新表示,這些節目既宣傳了垃圾分類、“五水共治”,又倡導了禁燃煙花爆竹,通過喜慶的文藝節目,把黨和政府的政策傳遞到村民心中。

  無獨有偶,今年山後金村的“村晚”中最受歡迎的節目莫過於宣傳禁燃煙花爆竹的快板戲,它以輕鬆詼諧的形式讓政策深入人心。據村支書汪海清介紹,這個快板戲節目引來在場數百名觀眾的連連叫好,把晚會的氣氛推向了最高潮。前來觀看的村民紛紛表示,節目很好看,演出的同時也道出了婺城農村老百姓的心聲。

  事實上,在今年這麼多臺婺城“村晚”中,不少村民都自發地把主旋律融入自導自演的節目中。

  為鄉村振興厚植文化力量

  婺城“村晚”是承載鄉愁、傳承文化、振興鄉村的載體和平臺。一台臺鄉村春晚在婺城大地喜慶開演,不僅很好地展現了地方文化特色,還彰顯了農村的新風尚、正能量和文化自信。

  口袋鼓起來、環境美起來之後,婺城農村在精神文化領域也迸發展現自我的“表達欲”、期待“獲得感”,把好日子唱成歌、繪成畫。透過“村晚”這方小舞臺,展現著群眾的文化自信,演繹著一齣鄉村振興的文化大戲。鄉村文化大大方方走上舞臺正中央,發揮著在振興鄉村中的特殊作用。

  鄭慧娜表示,文化過年改變了婺城鄉村傳統的鄉風民俗,在今年婺城“村晚”中,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下至五六歲的學齡前兒童,都參與其中。從前,婺城一些村子不乏有到了過年賭博風氣盛行的現象,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地方缺少健康向上的文體活動。

  “這些年婺城為農村地區實施了種文化、送文化的活動,多方面為婺城農村文化進行培育,實現農村文化的自覺、自發和自信,讓文化在婺城農村紮根、開花、結果。”鄭慧娜說。

  鄉村振興,不僅是經濟意義上的振興,更有精神層面的振興,不能僅僅是農村經濟發展了,但精神文明發展跟不上,村民缺乏健康文明的生活情趣。加強農村文化建設,尤其是改變農民思想觀念,鄉村振興戰略才能收到良好效果。

  文化禮堂為“村晚”搭臺

  據婺城區文化館館長鄭慧娜介紹,今年婺城“村晚”數量可以說是出現了“井噴”。一台“村晚”,村民自導自演,全村自娛自樂,村民中的“臥虎藏龍之輩”輪番登場、故土上的鄉情民俗別樣演繹,鄉里鄉親的感情也由此昇華凝聚。

  鄭慧娜說:“年前我們文化館召集了下面各文化站站長進行了前期討論,讓有意在過年期間舉行活動的地方預報名,可以對其有活動經費的補助。當時報上來的數目僅20多個,年後粗略統計活動的數目就超過100,光白龍橋鎮在過年期間就舉行了七八項活動,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為什麼今年“村晚”的數量能實現“井噴”呢?婺城區宣傳部副部長沈根新道出了原因:

  首先,今年絕大多數村莊都有舉辦“村晚”的意願。一些開始並沒有想法的村莊在看見其他村晚會熱熱鬧鬧舉辦後,其村民不免會感到“眼紅”,都想要有一台屬於自己的晚會,這就對村幹部形成了“倒逼”。

  其次,農村中不少鄉賢見到如今新農村的建設成就,想通過晚會的舉辦來凝聚人心。這也讓有些村子甚至出現節目太多安排不下的情況,在商討節目安排的同時也無形中拉近了幹部、黨員和村民的距離。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婺城區文化禮堂的建設。截至去年年底,婺城全區已建設完成文化禮堂98家,光去年一年就新建了15家文化禮堂。根據全區現有行政村數333個來計算,文化禮堂在婺城農村的覆蓋率近30%。倘若沒有文化禮堂的搭臺,村民們也找不到這麼合適的地方去舉辦晚會,而在文化禮堂中進行演出,也對村民進行了潛移默化的文化熏陶。

  “未來,我們希望文化禮堂建到哪,‘村晚’就發展到哪。”鄭慧娜說。

  山後金村: 村民搶著要登臺

  正月十四晚,山後金村文化禮堂熱鬧非凡,首臺完全由山後金村村民自導自演的元宵晚會就在這裡舉行。村民們呼朋引伴,把文化禮堂塞得滿滿噹噹,甚至連過道上都站滿了前來觀看的村民。

  當元宵晚會最後一個節目《好日子》落幕,所有參演村民上臺致謝時,台下的觀眾這才反應過來,晚會已經接近了尾聲。不少觀眾紛紛表示“沒看過癮”,要求“再來幾個節目”。

  山後金村支書汪海清說:“剛開始打算籌備這臺晚會的時候,有不少村民來報名,搶著登臺。考慮到時間安排久了村民會覺得厭,我忍痛把報上來的近30個節目砍到了16個,把表演時間壓縮在兩個小時左右。誰承想這次表演的反響這麼熱烈,看來我之前的顧慮是多餘的。”

  汪海清表示,山後金村村民如此踴躍地展示自己,有著日常的積累。汪海清自費在文化禮堂中購置了一套音響設備,不少村民每天晚上都在文化禮堂中載歌載舞。有這麼一群熱情的村民,元宵晚會上搶著登臺也在情理之中。

  瑯琊鎮宣傳委員王平表示,未來瑯琊鎮希望以文化禮堂為基礎,通過在文化禮堂舉行會演的形式將各個傳統節日進行傳承,像山後金村的元宵晚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今年,瑯琊鎮與白龍橋實驗中學一拍即合,將在端午節的時候讓中學堛瑣ル肣怢奎i文化禮堂,感受傳統文化的力量。今後,這種模式將在瑯琊形成慣例。

  筱溪村: 村民眾籌辦晚會

  筱溪村原本有著近50年的迎龍燈歷史。迎龍燈時總免不了要鞭炮齊放,煙花滿天,今年筱溪村為了響應禁燃煙花爆竹政策的號召,決心用一台由村民自導自演的元宵晚會來代替迎龍燈的活動,過一個熱熱鬧鬧的元宵節。

  曾擔任筱溪村婦女主任的鄭雪源感嘆,這個元宵晚會所產生的熱度大大超過了她的想像,村民們反響熱烈。雖然現在晚會結束已經一週多了,但是當村民們聚在一起談天時,總還是會興致勃勃的討論起那天晚會上的節目。

  這一次元宵晚會所使用的資金,完全來自於村民的眾籌。鄭雪源說:“之前區堣憭ぜ]有答應為我們這次晚會提供器材和技術指導,可誰也沒想到今年全區大大小小的晚會有那麼多,文化館的檔期是被安排得滿滿的。看著別的村子堭葽|辦得熱熱鬧鬧,我們村當然也不能落後,當時我就想著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說不定也能把晚會辦好。”

  在鄭雪源的帶動下,村中願意舉辦晚會的村民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將群體的力量發揮到極致。晚會從正月初八開始籌備,僅僅花了一週的時間,一台時長2個小時、由19個節目組成的元宵晚會呈現在了村民們面前。鄭雪源說:“不過也多虧了文化館之前那些免費開放的課程,讓不少村民學習到了舞蹈、唱歌,否則我們村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短幾天就把這麼多的節目給排好。我現在在考慮之後重陽節是不是也組織村民舉辦一次晚會,因為我們村子埵悁~人的數量佔大多數。有了今年的經驗,我相信明年的晚會會辦得更好!”

  銀坑村: 打造“村晚”紅色品牌

  正月初三,夜幕掩映下的沙畈鄉銀坑村燈光璀璨,家家戶戶沉浸在春節的喜悅之中,而年味中飄來的絲竹悠揚、鼓樂鏗鏘之音,為這個歡樂祥和的山村平添幾分新春熱鬧喜慶氣氛。一台由村民自編、自演的文化饕餮盛宴——“銀坑村2018年春晚”在銀坑村文化禮堂精彩上演。

  今年已是銀坑村連續第8年舉辦“村晚”。8年前,這個活動還只是少數村民自發組織、自娛自樂的休閒活動。如今,銀坑村的“村晚”已成為沙畈鄉乃至附近交界遂昌縣雲峰鎮的一大文化品牌,廣受該村及附近十里八鄉群眾的歡迎。

  沙畈鄉文化站站長范怡說:“紅色元素是銀坑村晚會的一大特色。銀坑村曾經是共和國大將粟裕將軍創建的革命根據地,因此村民們在編排時都有意識地將紅色元素融入節目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