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熱點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化動態 > 文化熱點 > 

“石癡”讓專家也驚嘆:滿屋的“寶貝”化石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  2018-04-16 08:46:59   【

  “石癡”趙燦輝讓專家也驚嘆

  12年前那次“偶遇”,或許改變了他的人生。時間追溯到2006年,趙燦輝在三水河口一處工地偶然發現了魚化石,從那時開始,他沉迷在化石的世界堙A一發不可收拾,終日騎一輛摩托跑東跑西,在工地四處奡M找化石的蹤跡。

  12年過去,趙燦輝找回了滿屋的化石。在他的家中,沙發上、櫃子堙B地面上到處擺滿了他收集到的化石,包括恐龍、龜鱉、鱷魚、哺乳動物等不同種類,讓前來研究的專家也驚嘆不已。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健源

  他的家當:滿屋的“寶貝”

  趙燦輝家住佛山三水一處城中村,是一棟四層高的居民樓。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這棟老舊的房屋堙A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化石,包括恐龍、龜鱉、鱷魚、魚、鳥、螺、哺乳動物等不同種類。在客廳的暀W,還挂著一幅“三水盆地基岩地質圖”的地圖,趙燦輝每次發現新的化石,都會在地圖上標注其種類和位置。

  三水盆地是地質學的概念,其範圍主要是今天的廣佛肇地區,以化石資源豐富而著稱。此前,趙燦輝在三水盆地西部的工地採集到數十件恐龍骨骼和恐龍蛋化石,廣州日報曾以《大骨頭之謎》對此進行了報道。最近,他又到現場繼續搜尋,還有新的發現,並成功將多塊骨骼化石拼成一根長約1米的“大骨頭”,成為三水盆地迄今發現的最大動物骨骼化石。

  今年年初,他在三水盆地西部數十個地點發現有化石的蹤跡,並採集到化石標本,包括恐龍骨骼、恐龍蛋和龜鱉類化石等。每收集到一塊化石,趙燦輝往往用皺巴巴的紙巾一層層地包裹著,生怕運回途中會損壞。

  在他家堙A化石可能會用報紙包裹、用袋子裝起來,或是放在箱子堙A趙燦輝會對化石貼上標簽,標注其發現的時間、地點等資訊。趙燦輝說,他在平時一有時間就四處到工地尋找化石,10多年來,已走遍廣州、佛山、肇慶、清遠等地。

  他的邂逅:初識“魚化石”

  趙燦輝說,他從小就對石頭感興趣,常收集各類石頭。“小時候看到山上有各種各樣的石頭,當時就很好奇這些石頭是怎樣形成的。”

  10多年前,趙燦輝重拾兒時愛好,經常會留意野外的一些奇怪的石頭。2006年一次偶然機會,趙燦輝在三水河口一處施工中的工地發現,石片上居然印有栩栩如生的小魚,除了沒有魚肉,魚骨架非常完整。“當時就覺得很神奇。”趙燦輝說,他把這個發現向媒體報料,後來記者採訪到佛山地質局的專家,他才第一次真正認識魚化石。

  在發現魚化石後沒多久,趙燦輝經過禪城南莊一處山岡,這是一處距今約五千萬年的古火山遺址。“山上的岩石很奇怪,呈現出煙花噴發一樣的柱狀節理。”趙燦輝說,他當時抱著好奇的心態,撬開一塊岩石,結果發現了龜化石。“當時看到圓形的物體,還不知道是什麼。”趙燦輝說,他把龜化石帶回家後,一直放著也沒管它。直到2008年,在本報記者的聯繫下,地質與古生物專家張顯球看到這件龜化石後“大吃一驚”。“這是華南首次發現龜化石!”張顯球馬上聯繫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專家前來實地考察,結果他們又陸續發現了魚類、兩棲類、爬行類和鳥類等脊椎動物化石。其中,骨舌魚化石、青蛙化石、鳥化石均為華南首次發現,被專家認為是“一批國寶級的化石”。

  從此,趙燦輝對化石更加著迷,一發而不可收。10多年來,趙燦輝沒有正式職業,尋找化石成為他的日常。每一次出門,對他來說都是一場奇妙的探索之旅。其實,今年58歲的趙燦輝已經當上爺爺了,在別人含飴弄孫的時候,他對尋找化石的熱情卻絲毫不減,一有時間就騎上摩托車到周邊的工地走走。“由於經常要走工地和山路,騎摩托車十分方便。”趙燦輝說,這輛摩托車已開了過百萬公里了。

  “趙氏三水脊獸”

  此前,廣州日報多次報道趙燦輝在三水盆地發現古生物化石的蹤跡,其中不乏新發現,包括以他姓氏命名的“趙氏三水脊獸”。

  2012年年底,趙燦輝在三水盆地中部一處工地發現一些哺乳動物牙齒、骨骼化石,並提供給專家進行研究。隨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王元青帶隊對該地點進行了實地考察和挖掘,這些化石經專家研究後確認為新物種,並被專家命名為“趙氏三水脊獸”。近年來,三水盆地陸續發現大量魚類、蛙類、龜鱉類、鱷類、蜥蜴類、恐龍類、鳥類、哺乳類等脊椎動物化石以及腹足類、昆蟲等無脊椎動物化石,還有藻類等微體化石和植物化石。而這些化石種類,趙燦輝基本收集齊全,近年還不時有新的發現,填補國內化石空白。

  “光是魚就有很多種,鳥類也有很多種,專家的研究成果還沒有出來,說不定還會有新的物種。”趙燦輝說。

  中國科學院、中國地質大學等科研機構的專家來到三水盆地做研究時,趙燦輝都會作為嚮導參與實地考察。

  “化石達人”煉成記

  趙燦輝坦言,自己沒有專門學過地質專業,但在與專家一起採集和探討古生物化石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東西。

  十多年來,喜歡到野外四處尋找化石的他,足跡已遍佈整個三水盆地,對當地的地理環境也瞭如指掌。由於他經常提供有研究價值的線索給專家,國內不少頂尖科研機構的專家特意前來三水盆地考察,他也因此認識了不少專家朋友。

  對於趙燦輝,中國地質大學(北京)教授方念喬認為“可以稱得上是位奇人”。“他從年輕起就癡迷于地質和古生物,私淑顯球先生,自家倒賠錢尋找和修補化石,終日騎一輛摩托跑東跑西,三水盆地豐富的化石撐起了他生活的一片藍天。”方念喬這樣評價。

  方念喬提到的“顯球先生”就是家住三水的地質與古生物專家張顯球。今年81歲的張顯球早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地質地理系,數十年來致力於三水盆地的地質與古生物研究。平時,趙燦輝在野外發現新的化石,回來當天就送到張顯球家中,向他請教化石、地層等相關知識。而張顯球也會根據趙燦輝的發現,指導他對化石做進一步的採集和研究。可以說,張顯球是趙燦輝走進地質和化石世界的領路人。

  他有個“博物館夢”

  對於自己滿屋的化石,趙燦輝說,希望能建成三水盆地古生物化石博物館,將古生物化石打造成當地的一張文化名片,也讓自己的化石有一個好歸宿。他認為,這些古生物化石都是三水盆地的特色資源,從化石和岩石標本中,可以反映當地的地質變遷,讓人們了解到自己生活的環境是如何而來。

  趙燦輝表示,在三水河口、南海獅山、禪城南莊等地有很好的自然條件,可以現場展示不同地層的沉積變化和古生物化石的分佈。他認為,完全可以利用這些自然地理資源建成自然博物館。

  “如果能建成專門博物館,將成為世界上首個以三水盆地為主題的古生物化石博物館,從而提升當地的知名度。”趙燦輝認為,張顯球等專家對三水盆地有著豐富的科研成果,近年來發現的古生物化石種類和數量眾多,已具備建博物館的部分條件。

  對話趙燦輝——

  廣州日報:10多年來,您收集到多少化石?

  趙燦輝:僅螺化石就有幾千顆了。除了化石之外,我還收集了各種岩石標本。有些沉積岩一件就重達數百斤,有些微體化石卻比芝麻還小,在數量上更是難以統計。現在,家堛漱ぁ菑w經放滿了幾個房間。

  廣州日報:您為什麼喜歡收集化石?

  趙燦輝:就像有人喜歡爬山、有人喜歡釣魚一樣,我的愛好就是收集各種石頭。我喜歡化石,其實是喜歡探究化石背後反映的古地理變遷。

  廣州日報:如何做到“十年如一日”堅持外出尋找化石?

  趙燦輝:這些化石都是不可再生資源。我收集的這些化石都是根據自己常年觀察,同時在很偶然的機會下才發現的,因此要趁著工地施工挖開泥土時,搶救性地保護一些,撿回來一件是一件,將來可以回歸博物館。